There's a light

It take a lot to know a man

so you know nothing about me

已脱团,对象@pud
我没有能力当你的米迦勒或者加百列,我只想静默地站在你的身旁。在暴晒是或者暴雨时,为你遮阴挡雨。

【TF存档】Paradise lost(威红,拟人)

  一

  

  有人说,这里是这个城市最黑暗腐朽的地方,说这话的人一定可以看的穿这些刺目而虚伪的光掩盖着的眼神,听得出硬币洒落和酒杯碰撞间歇的细语,工业化苍紫色的夜空中月亮也沾染上了一丝病态的色泽,云烟像蛇一样缠绕着它,咬噬着它,制造出近乎痛苦的盈亏。

  

  你意识到,你大概是这个城市中唯一一个注视着月亮的人。

  

  这是一个新年的前夜,冷空气将其衬托的澄澈,纯净,从窗外看来就像是一件昂贵的展品。你软塌塌地靠在酒吧包厢的皮质沙发上,慢慢吞咽着高脚杯中苦涩的液体,几杯下肚后,有些僵硬的身体就舒展开了,头脑中的意识都被放空,你的眼睛变得明亮,泛起了笑意,听到身边娇俏的女声叫起...

【TF/翼漂】fragment(拟人短打一发完)

  一个片段,献给我废寝忘食的爱

等晚祷结束时,飞翼坐在告解室里翻看着留言本。观摩他人的痛苦能让他清醒,并且遗忘某些东西

   一个女人站在他面前。确切的说,是个女孩,在黑色长袍下细长的小腿因着夜晚的寒冷而瑟瑟发抖。

  终于,看着她湿漉漉的身体,他心想。雨水从她长袍上流下,在脚边积成小池子。她何时进来的?我没听见声音。她打扮成虔诚信徒的样子,披着沉重的粗布褐斗篷,这斗篷污迹斑斑,边缘磨破。兜帽掩盖了她的面容,但那对红如熔岩的池塘里有烛光舞蹈。他认得她移动的步伐。


“神父,”女孩放下兜帽,...

【TF/霸黑,隐威红】House Of Card(拟人短打一发完)

CP:霸王x黑影,隐藏CP:威红


 这个杯子想成为空杯,查拉图特斯拉想成为凡人。

                                      ——尼采

  又一个伤...

【TF/铁救】穿过骨头抚摸你(拟人短打一发完)

01
  那个男人有着一头铁锈色的卷发和蓝色的眼睛,没有什么长相比这看起来更像是个了不起的战争英雄了,而没有谁比你更了解,战争英雄往往也最难以搞定。他们不会对任何人放下他们的表演型人格,哪怕在现在的情况,那颗子弹再偏离几微米,他现在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你低着头为他处理着伤口,人体共有206块骨头;其中有颅骨29块、躯干骨51块、四股骨126块。这让你想起了在医学院的那些日子,你还记得那些名词,胸舌骨肌、肩胛舌骨肌、甲状舌骨肌、咽——喉,阿门。①你在紧张的时候会念叨这些,但话又说回来,你很少有这种情况。
  但这个人是个例外。当你把盘子里...

【TF/威红】Mamihlapinatapai(拟人短打一发完)


BGM:I don’t wanna live forever
By : Xtory
CP:威红
Megatron不常光顾这家夜店,这是在之前,而在他转换阵营后,对于这种地方更是唯恐避之不及,但是他今天走了进去,尽力表现得像一个常客一样,扔给酒保一把钞票,随意的点了一杯最贵的饮料,用手支着熬夜过度而略微沉重的脑袋,安静地等待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的想要来这里见这个人,事实上,对方甚至都不会提前得知这次会面,他点燃了一根烟,决定等到香烟燃尽时就离开,然后他划开了手机,看着那条信息。
Starscream,周五晚九点
想起来这应该也不是什么针对性的消息,他想,毕竟发送短信的人大概把他当作千千万万个想要谋杀...

【TF/威红】Memento(拟人短打一发完)

Xtory


Starscream原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流这么多血,但这个事实却已经过面前人手中冒烟的枪口和嵌入自己腿中的两颗子弹得到了证实,他大口喘着气,赤裸的身体上微微泛着红,他知道,在这个人手里,自己的任何负面情绪都会最大化,比如无助和绝望,就像在暴风雨之前处于一块空旷的场地,他心里也了然,自己无处可逃了。

想到这里,他更加用力的咬住了嘴唇,不出意料地尝到了血。这味道对于Starscream而言并不陌生,但在这种情景下,所有的事物都变得荒诞而可怖,而这一切的诱因在慢慢的走近他,Starscream犹豫了一下,抬起了头,看着那双暗红色的眼睛,像是沉淀后血液一样的色泽,在目光对上的那一...

【TF/威红】Alone Together

By:XTORY

百合注意——————

  那是个寒冷的春天,就在那个春天,我撕掉了贴在房间里,我笑容明媚的照片,换上了一幅巨大的海报,上面究竟画了些什么我也不清楚,在我看来只是一些浓烈的色彩互相碰撞而形成的一幅景象,就像是我这个人,渴望活得危险,把自己逼到极限,看看会发生什么。

  按理说,那应该是我最迷惘的一段时间,尽管我穿着私立学校的校服,平整的衬衫和打着褶的格子短裙,皮鞋擦得闪闪发光,看起来好极了,但我总是觉得自己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哪怕是和我的朋友,一个矜持但冷漠一个乐观而散漫,我也觉得自己破坏了她们的二人世界。

  所以,在放学后,我的擅自离开也没有遇到太大的障碍。

  起初我只是决定在路边游荡一阵就回去,而再之后我绕到了这个街区的后面,这里净是一些不干净的小餐厅和酒吧,一些小朋克正戏谑地打量着我,眼神中夹杂着些许困惑,这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于是我推开了那家酒吧的门。

  我从来不擅长点酒,不妨这么说吧,我从来也没遇到过这种选择,于是我打量着小黑板上的菜单,要了一杯伏特加,虚张声势地喝了一口,我立刻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酒,我感到自己被点燃,被磨砺,像圣人一样完美,像刀刃一般锋利,我眯起眼睛,听着收音机里女人慵懒的声音,拖着有点沙哑的嗓音跟着唱,感到侥幸又感到失落。

  然后我听到了那声音。

  她是个漂亮的姑娘,我想,我还没见过那么浅的发色,白亮亮的披在肩上,腕子上挂着一串挂着海星叮当作响的链子,而正是这只手,在下一秒迅速而精准地砸向一个男人的脸上,那个男人骂骂咧咧地走了出去,而她一言不发,走到了我身边,要了一杯冰水一饮而尽,随后推开门,在那一瞬间,有些凛冽的寒风吹了进来,再下一秒,她消失在夜幕中。

我讨厌周三的下午,但至少不及周三的上午那么讨厌,那个下午,我结束了一天的社区劳动,把工作服挂在储物柜里,我的监督官正好走过,却看也没看我一眼。

其实他应该看我一眼的,因为我正准备把偷来的钥匙拿出来,没错,我准备住在活动中心了,眼下这看来是唯一的选择。我也在考虑最近少惹点事,但是,有时候,事情并不是以你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是认真的,就比如说我并不是想去打那个人的,可是我就是觉得他想动我外套里的钱,而我的直觉一直都挺准。

不过我后来拿那些钱买了杯冰水,吧台前坐着个女孩,一脸傻乎乎的笑容,手里捧着一个杯子,里面透明的液体大概也是水,也有可能是伏特加,不过我不太相信会是后者。

有那么一会,我感觉她在看着我,这让我有些心烦意乱,于是我迅速喝掉饮料,推门出去。

我之所以回忆这些,是因为,我已经可以确定我是把外套落在那家酒吧了。

该死。

我把那件外套搭在椅背上,应付着Skywarp无休止的问题,有时候,人们就是喜欢对和她们半点关系也没有的事情刨根问底。

Skywarp就是那种所有男生都希望带着去参加毕业舞会的那种女孩,长相甜美却蠢得无可救药,有一次一个高年级的男生和我们搭讪,然后skywarp就开始大讲特讲比利时的巧克力,她讲啊讲啊,为了那些该死的巧克力热泪盈眶,然后在她的生日聚会上,那个男生果然送了她一盒比利时巧克力,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她却一口咬定那个男生是她的如意郎君,因为他懂得自己的心意。

我从来也没什么想要的礼物,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从来不擅长挑选礼物,我想起那件外套口袋里有一对崭新的耳钉,是个奇怪的形状,但看起来好极了。

然后我做出了个决定,我要把衣服给她送回去。

我在那家酒吧坐了一个下午,无聊的喝着一杯奶昔,我不敢点酒了,那杯伏特加搞得我第二天头痛欲裂,但我依然觉得自己桀骜于世,聪明绝顶。

因为我看见她了。

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说话会结巴,因为在我对自己的印象里,我一直是巧舌如簧,伶牙俐齿的典型,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始料不及,它就在你最不希望它到来的时候猛地砸在你身上,然后我就说道

嘿!外套...我是说,我带来了你的外套?

我看起来一定和Skywarp一样蠢。

仔细看看她长得美极了,眼睫毛那么长,那么密,看上去像假的似的,我简短的道了谢,准备离开,她却笑了起来,推过去一杯奶昔

这么着急走?她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都不看看是不是落下了什么?

我想起那是我偷钥匙的时候一起带出来的,那大概属于我的监督官,但是我脑海中突然有了个荒唐念头,这玩意一定很值钱,我的理论是,如果一个男人去买这种东西,就一定是给女人的,那它一定贵得惊人。

所以我伸手去拿。她却灵活地闪开了,我想留下做个纪念。

这就好比她挑衅着扔下一颗炸弹,顿时我身边的环境充斥着明亮的火焰和巨大的轰鸣声,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做,但是这种时候,我有什么办法呢?

我夺过那对耳钉。好,我给你。我拿起一颗,直接扎进了她涨红的耳垂

我曾经想象过打耳洞这件事,一根明晃晃的银针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刺进你的耳朵,然后贯穿,再拔出来,留下一个通透的伤口。我觉得那简直是这世界上最疼的事。

现在我更加确信了。我不敢抬手去碰我的耳朵,但是依然感到一阵尖锐的,令人诧异的,钻心的疼痛

我.......想我还是回家吧。我孱弱地说。

这么着急走?她露出了笑容,让我觉得自己简直蠢得惊天动地,然后轻松地把另一只耳钉骄傲地戴在她耳朵上。然后她在纸巾上写了个名字递给我,谢谢你的奶昔。

我想我还是回去的好。我颤抖着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落荒而逃

我去了Thundercracker的家,她带着一脸优雅淡定的笑容,我揣摩要多久她才会发现血正从我的耳朵顺着我的脖子往下流,但不久我就放弃了,因为,即使我中了枪弹,奄奄一息,Thundercracker仍然只会张着空洞的眼睛瞪着我,等着我开口要咖啡和三明治。

但这也是我最喜欢她的地方

我用纸巾包住自己的耳朵,缩在Thundercracker家的沙发上,我躺在那儿,竭力让心跳得慢一点,因为心脏每跳一跳,便有一股鲜血喷涌出来。我开始怀疑那个Megatron想要以一种隐蔽的可怕方式杀了我,因为我真觉得疼得要死了。

我不指望Starscream在发生那档子事情之后还会回来,尽管我不想承认,但是我希望她能回来,带着一脸羞涩而又不可一世的笑容,捂着耳朵皱着眉。

天气越来越热了,热烘烘的街道在阳光下浮悠,汽车的顶部烤的哧哧直响,反射着刺眼的阳光。干燥的,煤灰般的尘埃直吹到我的眼睛和喉咙里去。我的社区劳动快要结束了,我没有取下那只耳钉,所幸换了新的监督官,尽管之前的那位走之前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但是我不觉得他在怀疑我。

我把外套搭在肩上,慢悠悠地在街上走着,思考着这些天发生的事,净想着找个理由回到社区之家,或者去找监督官说明我的情况找到一个暂时的住处,其实这是很早之前就有的问题,我之所以想这些,是因为我不愿意想到她。

然后我走进了那家酒吧,点了一杯冰水,虽然冷饮不能包治百病,但例外总不会太多。我将水一饮而尽,仿佛那是一贴补药。

然后她走了进来,虽然很晚了,但是她对得起这样的等待。她剪短了头发,皮肤在淡淡一层粉下透出一种古铜色的光泽来,穿着一条红色的长裙,薄纱的质地仿佛漂浮的一团火烧云,她就这样走到我面前,微微蹲下来,我看到她的耳朵上依然戴着那只耳钉,伤口已经痊愈,她看起来美好如初。

其实我知道。她凑到我耳边,嘴唇碰了碰我的耳钉,这道伤痕,我可以骄傲地守着一生一世。

Fin

占tag抱歉——
这是一条空前绝后的群宣。
是的你没有看错了,威红!(加粗) 群 !建成了!
而且这是一个神奇的群,粮多脑洞大
像什么威威一笑很倾城的拍摄地点啦
腿长两米八的红妹T台秀啦
实用拆卸手册啦,应有尽有!要多少有多少!
我们的口号是
拆飞机技术哪家强?
594866123!
欢迎你的加入!星星在这里等你!

【TF存档/威红】Perfect day

作者:xtory

拟人注意——

他朝着一个四分五裂的世界望去,而感到他本身有力量在一天中把它拼凑起来。 

“来吧。”

Megatron顺着声音望去,Starscream站在门口,穿着牛仔裤,T恤上有小飞机的图案,没有了硝烟的气息和污迹,他看起来就像是街上的那些稚气未脱的大学生,干净的脸庞,纤细的身体,稍显凌乱的头发,眼眸之际都能沁出阳光。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们走。”

然后他们一起出去,那是个温暖的初夏,阳光经过蜡质叶片表面的反射再投映到他们身上,就带了一丝暧昧的气息,Megatron感到Starscream几次触碰到他的手,他回过头却看到对方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眼中却夹杂着一点羞涩的笑容。

不假思索地,他抓住了那只手。

他们先去了Starscream的学院的图书馆,Megatron可以想象在书架的角落,那个Starscream盘着腿就地而坐,准备着第二天的考试,先是怔怔地看着一本厚重的书,然后,像是突然得到启发,拿起叼在嘴里的铅笔,在草稿纸上开始涂涂画画,垂下的额发挡住那双得意的眼睛,却掩不住嘴角的笑容。那个时候的他脑海中还只有第二天考试后的整个空闲的午后,可以到河边打水漂,消磨时光,想一想这些年发生的事。

直到真实的Starscream在他眼前晃了晃手,他方才反应过来,然后,自然地将对方压在书架上,将手掌垫在他的后脑,吻了上去,一切自然而然的发生,那个存在于他想象中的Starscream重叠在这个Starscream身上,却好像他们从未分开过。

在经过游乐场的时候Starscream笑了起来“我还从没有来过这里!”他欢快的说道“学生时代我曾经想过,但我一直很忙,而且。”他注视着Megatron的眼睛“我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陪伴,再后来,我的时间更少了,就像是过山车一样呼啸而去,甚至没机会让我停下来思考。”Starscream叹了口气,买了两张票“今天是个好机会。”

娱乐项目没有Megatron所想的那样刺激,毕竟这和他们经历过的一切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快速运行的说是带起的风将Starscream的头发高高吹起,他不得不用手掌压住,然后对Megatron做了个鬼脸,Megatron笑了起来,用手指勾起粘在对方脸上的粉色棉花糖。

“我以为你不喜欢甜食。”

“我是不喜欢。”

“但是在这样的情境下,这是最好的选择。”

 这不同于他们每一天的生活,没有枪杀,没有爆炸,没有纵火以及任何的罪行,那些事情只存在于广播的频段或是报纸的铅字中,唯一带来硝烟的只有夏日的烟火,今天就是今天。

直到Starscream砸破一辆保时捷的车窗,打开车门,“干什么?我可没说我停止做自己了。”

很好。Megatron揉揉眉心,坐上了副驾驶。

Megatron的视线掠过傍晚城市中闪亮的橱窗和路边卖油炸食品的摊铺,落满鸽子的梧桐树和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这一切都好像从未存在过一般在下一秒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车内音响放出的音乐不再是为了掩人耳目的重金属摇滚,Megatron记得这首歌好像是叫Ne Me Quitte pas,颤抖的声音仿佛秋日树上的最后一片树叶,他心烦意乱起来,想叫Starscream关掉音响,但对方却停下了车,拉着他的手,走进一家餐厅。

他们坐在在顶楼咖啡厅中,注视着城市的灯火辉煌,然后Starscream搂住他的脖子,略带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甜蜜而骄纵

“你想过吗,我们本可以成为截然不同的人”夜晚清冷的风吹起了他的头发,勾勒出一个奇妙的弧度

“即便如此,我们到最后还是会成为自己。”他揉了揉Starscream翘起来的头发

“我们本可以拥有一切。”Starscream垂下头,Megatron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切,尽管是短暂的。”这时候他注意到Starscream脖子上用皮绳挂着的一个东西,于是把它扯出来,Starscream想要阻止,但却做罢了。

  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


  24小时前

  Starscream在一次任务中失误,在走进Megatron的房间时,他用手抹了一下脸,然后吹掉残余的灰尘,不似以往的惊慌和懊恼,他一反常态的平静。

  “至少答应再陪我一天。”他推开对方对准自己脑袋的枪,“我会给你一个从未有过的日子,我不求宽恕,只希望你可以答应我这个条件。”

    他们站在天台上,风仿佛被某种力量禁锢住一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是我第一次为你执行任务留下的弹壳。”他解释道,“我想留这个纪念。”

   “你当时感觉如何?"

    ”快得像一阵风,并不似我想的风暴”Starscream答道,然后拉过Megatron的手,将手覆在对方的手掌上,当他拿开手时,Megatron看到一颗子弹,带着不寻常的温暖“这一次也一样,好吗?”

    然后Starscream沿着台阶往上走,站在这座城市的最高点,背对着他

    Megatron停了一会,然后跟上了他的步伐。

Fin



【TF存档/惊红】C'est La Vie

FBI warning:非常ooc的一篇

惊红兄弟设定,弟控小红第二人称——

BGM:colors-halsey

作者:Xtory

你想过吗,在这世界的灯火中,你这把旧火种会以燎原之势燃烧。

你知道吗,你的想法注定你只能独行,你的付出,你的理想,你的艰难险阻,你的长途跋涉,一切的一切在离开之后还会稳稳地落在你的掌心

你在黑暗中行走,咒骂着这糟糕的天气,你纤细的机体在机翼的庇护下依然颤抖得像将熄的火种,一瘸一拐地穿过狭窄的小巷。

七个循环前你爬上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杀掉了一个手无寸铁的高层,夺走了他的能量块,你甚至折断了他的手指只为一点点残留,你的光学镜里闪着危险的光,清洗液却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