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s a light

因为我们注定要得到更多

Tweek &Craig

minute by minute

❤❤❤

我觉得Tweek 和craig 之所以这么甜这么好
大概是因为这两个都是懂事的好孩子吧❤

第一张是我人设!她画的真的超级好看!首页快约她!

西子酿葡萄:

最近的两张点图,顺便想问问有人想约稿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BHF存档/短打】Training Wheels

  By:XTORY


  傻白甜短打一发完——

  

  BGM为题目,配合使用效果更佳

  

  Flug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份寂静。只是,这真好,他需要。就这样,渐渐地,可以远离恐惧。大片的云彩挡住了太阳,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却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这一切都可以继续下去,继续,继续。他知道,所有这一切都还可以停留,还可以继续,任何人也无法让这一切停止。他闭上眼睛,头上套着的纸袋恰到好处地遮挡住了目之所及的光亮,记忆随之上升,上升,停靠在一个夹杂着香子兰和白日梦的节点。

  

  那时候他还是个小男孩,在其他男孩子沉迷电玩和棒球的时候,他却被量筒中波澜不惊的溶液和拆开的闹钟吸...

他竟然把Heidi惹哭了


【BHF/短打】Fade to Black

 CP:BlackHat x Dr Flug


   作者:XTORY


   有车注意——


  Yeah,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I will fear no evil.because I am the baddest motherfucker in the goddamn valley. ——《Jarhead》

  

  1

  

  如果没有头上套着的纸袋,BlackHat...

【TF存档/威红拟人】Karma

想写个鬼故事——

  

  一

  

  在月光下世界的这一隅角落仿佛是颠倒的,风吹在玻璃窗上的声音使他转过身面向窗户。月光透过厚重的云层照向大地,却展现不出一点色彩,房屋空旷破落,街道衰败破乱,河水冰冷污秽。银白和灰暗的雪花在月光的衬托下斜斜地飘落。整个世界都在下雪。细碎的雪花落在摇摇摆摆的木桥上,落在暗影斑驳的树林中,落在山丘上孤零零的墓园的每一个角落,它飘落下来,薄薄地堆积在歪斜的十字架和墓碑上,堆积在小门一根根栅栏的尖顶上,堆积在湿漉漉的沼泽丛上。他听着雪花隐隐约约地飘落,慢慢地停下了,雪花穿过宇宙轻轻地落下,就像他们的结局似的,落到所有的生者和死者身上。②

  

  然后...

【SP存档/Cartyle】Liber Gott

◇旧文重修

◇二战梗,纳粹X犹太

◇与真实历史事件、人物、国家、组织均无关系。

Kyle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雨,先是声势浩荡的倾盆大雨,好似泼向人间的洪流,在震怒中肆意妄为;而后,世界又沉寂下来了,屋顶上的积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淌,汇入街边的脏水流;最后,风雨又卷土重来,却像是丧失了力气,显得力不从心。

初春的凉风顿时如潮水般涌来。窗外有隐约的行车声,远处街道上的人潮声,还有风拂过树叶时清脆动听的沙沙声。他这才觉得自己回到了现实,这才觉得自己还活着。尽管心跳剧烈,还是松了一口气。

前一天晚上他喝得有点多,沉默地趴在酒吧的桌上。也许是新年夜的缘故,酒吧里有很多情侣依偎着拥吻,仿佛是明天末日就要来临的巨大热情。孩子们玩着烟花棒,黑色天空中烟火上升,破裂,迸溅出彩色的光芒。

他在这个新年夜,等到酒吧打烊才慢慢地走了出来,酒精带来头部的钝痛却让他的思绪格外地活跃起来,他扶着楼梯爬上了自己的公寓,伸手打开了灯,这景象和平日别无二致。当然,还能指望看见什么?一盏亮着的灯吗?不,他或许期盼着有一盏亮着的灯,却不是从前那样。

伴随着头痛和汹涌的悲伤,他扑倒在床上,枕头被手指紧紧抓住,随后被泪水濡湿,他默念着那个名字,无数次,无数次,只因为这是他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从出生到死亡,Kyle甚至都没有机会抓住一缕属于他的,切实可触的形迹,仿佛这一切都是对方故意而为,让他相信,很多年后他孤身站在人潮汹涌的街头,突然觉得所有从危险,燃烧和爆炸中得到救赎的人。都是曾经的他们。

但是谁也不会是,Kyle抬起头,看着窗外的雨,神情像是个迷惘的孩子,Eric.他念出了这个名字,谁也不会是我们,谁也不想成为我们。

1943年的秋天,Kyle站在一群等待出境的外国人之间,试图让面部线条放松一点,没有人会发现我是个犹太人,19岁的少年警觉地望向身边的士兵,手中的假证件几乎被汗湿的手指磨烂,终于轮到他的时候,左边年长的德国人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这几乎让他的心跳骤停

“我可以很肯定你这个名字被用过了。”他打量着Kyle的脸“你今天不能离开,直到我们调查结束。”Kyle的喉咙干涩得几乎无法去辩解,直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加进来

“嘿,我认识这个人!”Kyle猛的回过头,对方看起来要年轻很多,脸上挂着友好的笑容,体格看起来有一点胖却也可以当作是结实,Kyle看着那褐色的头发,却一时想不起来自己是否认识对方

“真的吗?少校?”另一个德国人怀疑地说“这小子八成用了假证件。”

“没有的事,中尉。”他拍了拍Kyle的肩,用英语说“好久不见,可否赏脸陪我喝一杯?”那笑容看起来依然诚挚感人,Kyle点了点头,跟着他走向了街道,但对方并没有带他走进任何一间酒吧,而是进了一间规模不小的宅邸。

“这是哪?”Kyle用不太流畅的德语问道“军官,其实我想你搞错了..."

“真的吗?”对方用那双深色的眼睛盯着他“Kyle,用假身份真是蠢透了,犹太佬。”

听到那个词语,Kyle感觉仿佛小腹被重击了一下,许久才缓过来“Cartman。”

“是Cartman少校。”他说道,自顾自的转身倒了一杯酒,递给Kyle“你需要喝点酒,真正的酒精,暖的。”见Kyle没有动作,又补充了一句“不搞鬼,真的,我发誓。”

“有话直说,Cartman。”Kyle有些焦躁的说,甚至无视了对方之于自己的地位“你想怎样?”

“不怎样。”对方答道“喝点东西吧,我看你都要被冻死了。”Kyle慢慢地端起酒杯,舌尖碰到了燃烧的酒精,就像起了某种化学反应一样,驱使他一饮而尽,之后他看到眼前的景物逐渐变得模糊,就像是每一次一样,他喝断片了,而该死的,竟然在这种时候。

他隐约意识到Cartman点燃一根烟塞到他的双唇间,然后抱起他虚弱的身体,把他放到一把椅子上

醒过来的时候Kyle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椅背后,而Cartman依然挂着那种笑容,注视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该死的。"他想叫喊,但又担心会引来人,只好压低了声音”把你的台词背出来吧,给我个痛快。“

"他开口了,不过没说什么,但这又何妨?”Cartman绕着椅子走动着,“罗密欧与朱丽叶,”他感叹道“天知道莎士比亚怎么想到的这些,不过,噢,别急,眼下我们时间充裕。”

“如果你不打算说什么有用的,那还是闭嘴吧。”

“当然,当然。”Cartman笑道“我认为,百说不如一干。”在Kyle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Cartman迅速抓起一把刀子,他用那把刀子对准Kyle的眼睛“想试试吗?”

“去你妈的,Cartman!”Kyle惊恐地向后退“你这个疯子!”但下一刻对方的刀子径直刺到他的下腹,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后Kyle却并没有感到疼痛,他低下头查看,发现刀尖收了回去,那是把道具。

“希望我现在引起你的注意了。”Cartman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中尉如果查出了你的身份,你会死的。”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对吧。”

“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Kyle,聪明。”Cartman后退一步“但总有些东西你猜不到,Kyle,因为我告诉他,我来动手。”

“为什么?”

“为了保住你的命。”Cartman扔掉刀子“我一直假装自己是德国佬的人,好得到更多的权限来找到你,有好几次我甚至以为你死了,但是,瞧,你从来不让我失望。”

“而当然,我也知道你有多固执,如果我主动去找你,你多半是不愿意相信我的话。”Cartman又一次凑过去“所以,出境审查,证件审查,我加强了这些的力度,我搞了这么多事,只为了让你相信我对你推心置腹,况且,”他慢慢解开绳子“我如果真的和他们一条心,你早就死了,但是,我只想要,”他跨坐到Kyle身上“你再爱我。”

Kyle坐在那里,接受着这个激烈而持久的吻,他回想起小时候,尽管彼此争执不休,但是Cartman总会在Kyle每一次惹到麻烦时去帮助他,Kyle一致认为这无非是朋友之间的小恩小惠罢了,尽管Cartman从来没为别人做些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哪怕是一秒钟“Cartman,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同性恋人间无伤大雅的小情趣罢了。”Cartman耸了耸肩“在我为你做了这些之后,Kyle,别让我失望。”

他们就是这样开始的,Kyle面对着他,带着充满激情的热烈,温暖的酒精,让人精神放松的香烟,再加上他身体的欲望这一切让他屈服了,他感受到了某种东西,熟悉的东西,但是被封存已久,无法正确的描述出来,但是身体内有一个小小的回应的点向它飞去。他感到自己的肺部充满了奔涌而来的事物--空气、烟火、花海、夜晚。他们一直在玩着拖延时间的游戏,他一直没有离开,并非因为不能而是不想,明白这一点并没有破坏它,也许正因为他们在身体上如此契合,这一切变成了一场黑暗中的漫长快感。

那一年的秋天格外寒冷,Cartman得到许可休假一阵子,他回到家就在床上蜷成一团取暖,盖着被子却仍然觉得冷,后来他听到Kyle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抚了抚他的额头,Cartman听见自己说”我冷得像鬼,过来陪我。“

Kyle脱下衣服搭在椅背上,感受到Cartman的身体因为发烧和欲望燃烧着,他缓缓地用指尖划过他的身体,看到一道几乎切开他整个躯干的伤疤,他用手指轻抚着缝合线,听见Cartman闷闷的说“我运气好,这伤疤在没人看到的地方。”

“我看到了。”

“你懂我的意思,”Cartman转过身“别睡着,Kyle,我想告诉你这件事,但以前从来没觉得它重要。”带着嘲弄,他用一种孩子讲故事才会用的平静调子说

就在战争刚爆发时,学校被迫停课,那时候Cartman就再也没见到Kyle,出于自己的目的,他和Butters加入了党卫军,还有Kenny,但在一次行动中,他们失败了,刀子在他身上划了一下子,但终究他和Butters逃了出来,而Kenny却没有

“他们让Kenny先开始跑,但是当然他没有这么做,于是他们就推搡着他,而在kenny动起来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开了枪。”Cartman看着天花板“从这件事以后我就发誓,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活着捉住我。”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Kyle的声音发颤“你想做什么。”

“做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他看着Kyle的眼睛“Kyle我不能离开你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不管是去哪里,我不在乎,离这里越远越好,一个没有人打扰我们的地方”他们跑过边界,却并不知道目的地在何方

留下来。Kyle想说,再继续等待,伪装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这一切会结束,天堂,公正,真理,都是谎言,他几乎要喊出来了,只有生命,我只相信生命

”Kyle,我爱你。“Cartman吻住了他的嘴唇,用尽全力紧拥着他,”我会干掉所有挡我们路的人,我们会成功的“他转身走向军方司令部,巧妙地让自己手里的东西避开Kyle的视线。

所有辜负你的人都要被杀死

包括我

我就是死亡

我要让你活

他轻轻地拨开拉环。

然后所有的话语和心悸都埋葬在巨大的声响和漫天的火光尘土中。


有那么一瞬间,在昏暗的房间里,Kyle像是看到了一个人影。人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但在下一个瞬间,他看向沙发,却什么也没看到。

Fin

PS:只有爱会杀死Cartman,因为Cartman会为爱而死。

HeyHeyBeauty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vanilladaydream/276924168
点击预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