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s a light

因为我们注定要得到更多

【SP存档/Cartyle】Liber Gott

◇旧文重修

◇二战梗,纳粹X犹太

◇与真实历史事件、人物、国家、组织均无关系。

Kyle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外面还在下雨,先是声势浩荡的倾盆大雨,好似泼向人间的洪流,在震怒中肆意妄为;而后,世界又沉寂下来了,屋顶上的积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淌,汇入街边的脏水流;最后,风雨又卷土重来,却像是丧失了力气,显得力不从心。

初春的凉风顿时如潮水般涌来。窗外有隐约的行车声,远处街道上的人潮声,还有风拂过树叶时清脆动听的沙沙声。他这才觉得自己回到了现实,这才觉得自己还活着。尽管心跳剧烈,还是松了一口气。

前一天晚上他喝得有点多,沉默地趴在酒吧的桌上。也许是新年夜的缘故,酒吧里有很多情侣依偎着拥吻,仿佛是明天末日就要来临的巨大热情。孩子们玩着烟花棒,黑色天空中烟火上升,破裂,迸溅出彩色的光芒。

他在这个新年夜,等到酒吧打烊才慢慢地走了出来,酒精带来头部的钝痛却让他的思绪格外地活跃起来,他扶着楼梯爬上了自己的公寓,伸手打开了灯,这景象和平日别无二致。当然,还能指望看见什么?一盏亮着的灯吗?不,他或许期盼着有一盏亮着的灯,却不是从前那样。

伴随着头痛和汹涌的悲伤,他扑倒在床上,枕头被手指紧紧抓住,随后被泪水濡湿,他默念着那个名字,无数次,无数次,只因为这是他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从出生到死亡,Kyle甚至都没有机会抓住一缕属于他的,切实可触的形迹,仿佛这一切都是对方故意而为,让他相信,很多年后他孤身站在人潮汹涌的街头,突然觉得所有从危险,燃烧和爆炸中得到救赎的人。都是曾经的他们。

但是谁也不会是,Kyle抬起头,看着窗外的雨,神情像是个迷惘的孩子,Eric.他念出了这个名字,谁也不会是我们,谁也不想成为我们。

1943年的秋天,Kyle站在一群等待出境的外国人之间,试图让面部线条放松一点,没有人会发现我是个犹太人,19岁的少年警觉地望向身边的士兵,手中的假证件几乎被汗湿的手指磨烂,终于轮到他的时候,左边年长的德国人怀疑地看了他一眼,这几乎让他的心跳骤停

“我可以很肯定你这个名字被用过了。”他打量着Kyle的脸“你今天不能离开,直到我们调查结束。”Kyle的喉咙干涩得几乎无法去辩解,直到另一个人的声音加进来

“嘿,我认识这个人!”Kyle猛的回过头,对方看起来要年轻很多,脸上挂着友好的笑容,体格看起来有一点胖却也可以当作是结实,Kyle看着那褐色的头发,却一时想不起来自己是否认识对方

“真的吗?少校?”另一个德国人怀疑地说“这小子八成用了假证件。”

“没有的事,中尉。”他拍了拍Kyle的肩,用英语说“好久不见,可否赏脸陪我喝一杯?”那笑容看起来依然诚挚感人,Kyle点了点头,跟着他走向了街道,但对方并没有带他走进任何一间酒吧,而是进了一间规模不小的宅邸。

“这是哪?”Kyle用不太流畅的德语问道“军官,其实我想你搞错了..."

“真的吗?”对方用那双深色的眼睛盯着他“Kyle,用假身份真是蠢透了,犹太佬。”

听到那个词语,Kyle感觉仿佛小腹被重击了一下,许久才缓过来“Cartman。”

“是Cartman少校。”他说道,自顾自的转身倒了一杯酒,递给Kyle“你需要喝点酒,真正的酒精,暖的。”见Kyle没有动作,又补充了一句“不搞鬼,真的,我发誓。”

“有话直说,Cartman。”Kyle有些焦躁的说,甚至无视了对方之于自己的地位“你想怎样?”

“不怎样。”对方答道“喝点东西吧,我看你都要被冻死了。”Kyle慢慢地端起酒杯,舌尖碰到了燃烧的酒精,就像起了某种化学反应一样,驱使他一饮而尽,之后他看到眼前的景物逐渐变得模糊,就像是每一次一样,他喝断片了,而该死的,竟然在这种时候。

他隐约意识到Cartman点燃一根烟塞到他的双唇间,然后抱起他虚弱的身体,把他放到一把椅子上

醒过来的时候Kyle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椅背后,而Cartman依然挂着那种笑容,注视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该死的。"他想叫喊,但又担心会引来人,只好压低了声音”把你的台词背出来吧,给我个痛快。“

"他开口了,不过没说什么,但这又何妨?”Cartman绕着椅子走动着,“罗密欧与朱丽叶,”他感叹道“天知道莎士比亚怎么想到的这些,不过,噢,别急,眼下我们时间充裕。”

“如果你不打算说什么有用的,那还是闭嘴吧。”

“当然,当然。”Cartman笑道“我认为,百说不如一干。”在Kyle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Cartman迅速抓起一把刀子,他用那把刀子对准Kyle的眼睛“想试试吗?”

“去你妈的,Cartman!”Kyle惊恐地向后退“你这个疯子!”但下一刻对方的刀子径直刺到他的下腹,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后Kyle却并没有感到疼痛,他低下头查看,发现刀尖收了回去,那是把道具。

“希望我现在引起你的注意了。”Cartman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中尉如果查出了你的身份,你会死的。”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对吧。”

“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Kyle,聪明。”Cartman后退一步“但总有些东西你猜不到,Kyle,因为我告诉他,我来动手。”

“为什么?”

“为了保住你的命。”Cartman扔掉刀子“我一直假装自己是德国佬的人,好得到更多的权限来找到你,有好几次我甚至以为你死了,但是,瞧,你从来不让我失望。”

“而当然,我也知道你有多固执,如果我主动去找你,你多半是不愿意相信我的话。”Cartman又一次凑过去“所以,出境审查,证件审查,我加强了这些的力度,我搞了这么多事,只为了让你相信我对你推心置腹,况且,”他慢慢解开绳子“我如果真的和他们一条心,你早就死了,但是,我只想要,”他跨坐到Kyle身上“你再爱我。”

Kyle坐在那里,接受着这个激烈而持久的吻,他回想起小时候,尽管彼此争执不休,但是Cartman总会在Kyle每一次惹到麻烦时去帮助他,Kyle一致认为这无非是朋友之间的小恩小惠罢了,尽管Cartman从来没为别人做些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哪怕是一秒钟“Cartman,你他妈的在干什么!”

“同性恋人间无伤大雅的小情趣罢了。”Cartman耸了耸肩“在我为你做了这些之后,Kyle,别让我失望。”

他们就是这样开始的,Kyle面对着他,带着充满激情的热烈,温暖的酒精,让人精神放松的香烟,再加上他身体的欲望这一切让他屈服了,他感受到了某种东西,熟悉的东西,但是被封存已久,无法正确的描述出来,但是身体内有一个小小的回应的点向它飞去。他感到自己的肺部充满了奔涌而来的事物--空气、烟火、花海、夜晚。他们一直在玩着拖延时间的游戏,他一直没有离开,并非因为不能而是不想,明白这一点并没有破坏它,也许正因为他们在身体上如此契合,这一切变成了一场黑暗中的漫长快感。

那一年的秋天格外寒冷,Cartman得到许可休假一阵子,他回到家就在床上蜷成一团取暖,盖着被子却仍然觉得冷,后来他听到Kyle倒了一杯水,递给他,抚了抚他的额头,Cartman听见自己说”我冷得像鬼,过来陪我。“

Kyle脱下衣服搭在椅背上,感受到Cartman的身体因为发烧和欲望燃烧着,他缓缓地用指尖划过他的身体,看到一道几乎切开他整个躯干的伤疤,他用手指轻抚着缝合线,听见Cartman闷闷的说“我运气好,这伤疤在没人看到的地方。”

“我看到了。”

“你懂我的意思,”Cartman转过身“别睡着,Kyle,我想告诉你这件事,但以前从来没觉得它重要。”带着嘲弄,他用一种孩子讲故事才会用的平静调子说

就在战争刚爆发时,学校被迫停课,那时候Cartman就再也没见到Kyle,出于自己的目的,他和Butters加入了党卫军,还有Kenny,但在一次行动中,他们失败了,刀子在他身上划了一下子,但终究他和Butters逃了出来,而Kenny却没有

“他们让Kenny先开始跑,但是当然他没有这么做,于是他们就推搡着他,而在kenny动起来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开了枪。”Cartman看着天花板“从这件事以后我就发誓,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活着捉住我。”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Kyle的声音发颤“你想做什么。”

“做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他看着Kyle的眼睛“Kyle我不能离开你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不管是去哪里,我不在乎,离这里越远越好,一个没有人打扰我们的地方”他们跑过边界,却并不知道目的地在何方

留下来。Kyle想说,再继续等待,伪装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这一切会结束,天堂,公正,真理,都是谎言,他几乎要喊出来了,只有生命,我只相信生命

”Kyle,我爱你。“Cartman吻住了他的嘴唇,用尽全力紧拥着他,”我会干掉所有挡我们路的人,我们会成功的“他转身走向军方司令部,巧妙地让自己手里的东西避开Kyle的视线。

所有辜负你的人都要被杀死

包括我

我就是死亡

我要让你活

他轻轻地拨开拉环。

然后所有的话语和心悸都埋葬在巨大的声响和漫天的火光尘土中。


有那么一瞬间,在昏暗的房间里,Kyle像是看到了一个人影。人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但在下一个瞬间,他看向沙发,却什么也没看到。

Fin

PS:只有爱会杀死Cartman,因为Cartman会为爱而死。

HeyHeyBeauty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vanilladaydream/276924168
点击预览

【SP丨旧文重修】Stand By Me

Bunny丨Stand By Me
作者:Xtory
BGM:Six feet under

角色死亡

Butters第一人称

那是一个初冬的傍晚,天空剔透得仿佛一片薄冰,在风的吹动下隐约地落下碎屑,这显然不是一个适合穿着一件衬衫外出的天气,我自嘲的想,同时将冻的通红的手指藏进袖口,那一刻,我可能还在幻想那个人会偷偷走到我背后,把棉外套披在我身上,就像他一如既往的那样

然后我悲哀的意识到,再也不会有人这样做了

七年前的那个秋天,比现在要暖一些,大概在感恩节的前夕,但我记得那时候大街小巷就多出来了许多卖圣诞拐杖糖的摊铺,似乎每个人都想要时间过得更快一点我当时在家里的客厅,第二十七次尝试弹奏出...

那个啥.....占tag抱歉

文手约稿QAQ
具体作品详见图片。
当天开始写,手速大概一小时一千,1-2天能完成,因为能力有限,了解不够的CP可能会延期,希望大家理解
接稿种类
同人小说和原创都接,30-50R千字,商稿另谈

南方公园和变形金刚圈的优先!!!哦对还有各种欧美圈美剧!冷门的也可以!

有接稿经验,保质保量保速度,旧文可以看这个lof里面的

如果有什么其他的需要可以和我详谈。
联系+Q:805373548

改了个歌词,自娱自乐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
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南园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南村浣熊巫师国王无敌卡特曼
再来说一次
南村浣熊巫师国王无敌卡特曼
是不是
南村浣熊巫师国王无敌卡特曼
对对
南村浣熊巫师国王无敌卡特曼
英雄南村卡胖
戴上最长的剑
带着大家的希望
从城堡里出发
战争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伤痕见证
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
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
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
公主和可怕巨龙
英雄拔出宝剑
巨龙说
我是丹麦喷子皇家律师凯爹杰拉德
再来一次
丹麦喷子皇家律师凯爹杰拉德...

TF版达拉崩吧

改了个歌词,自娱自乐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
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塞星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
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桶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普神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卡隆种马黄金矿工铁桶角斗士
再来说一次
卡隆种马黄金矿工铁桶角斗士
是不是
卡隆种马黄金矿工铁桶角斗士
对对
卡隆种马黄金矿工铁桶角斗士
英雄黄金铁桶
戴上最亮的桶
带着大家的希望
从城堡里出发
战争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伤痕见证
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
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
指引前路的圣月光
闯入一座山洞
公主和可怕巨龙
英雄拔出宝剑
巨龙说
我是铁堡城管主意倍好逢高摔柱子
再来一次
铁堡城管主意倍好逢高摔柱子...

【TF存档】Paradise lost(威红,拟人)

  一

  

  有人说,这里是这个城市最黑暗腐朽的地方,说这话的人一定可以看的穿这些刺目而虚伪的光掩盖着的眼神,听得出硬币洒落和酒杯碰撞间歇的细语,工业化苍紫色的夜空中月亮也沾染上了一丝病态的色泽,云烟像蛇一样缠绕着它,咬噬着它,制造出近乎痛苦的盈亏。

  

  你意识到,你大概是这个城市中唯一一个注视着月亮的人。

  

  这是一个新年的前夜,冷空气将其衬托的澄澈,纯净,从窗外看来就像是一件昂贵的展品。你软塌塌地靠在酒吧包厢的皮质沙发上,慢慢吞咽着高脚杯中苦涩的液体,几杯下肚后,有些僵硬的身体就舒展开了,头脑中的意识都被放空,你的眼睛变得明亮,泛起了笑意,听到身边娇俏的女声叫起...

【TF/翼漂】fragment(拟人短打一发完)

  一个片段,献给我废寝忘食的爱

等晚祷结束时,飞翼坐在告解室里翻看着留言本。观摩他人的痛苦能让他清醒,并且遗忘某些东西

   一个女人站在他面前。确切的说,是个女孩,在黑色长袍下细长的小腿因着夜晚的寒冷而瑟瑟发抖。

  终于,看着她湿漉漉的身体,他心想。雨水从她长袍上流下,在脚边积成小池子。她何时进来的?我没听见声音。她打扮成虔诚信徒的样子,披着沉重的粗布褐斗篷,这斗篷污迹斑斑,边缘磨破。兜帽掩盖了她的面容,但那对红如熔岩的池塘里有烛光舞蹈。他认得她移动的步伐。


“神父,”女孩放下兜帽,...

【TF/霸黑,隐威红】House Of Card(拟人短打一发完)

CP:霸王x黑影,隐藏CP:威红


 这个杯子想成为空杯,查拉图特斯拉想成为凡人。

                                      ——尼采

  又一个伤...

【TF/铁救】穿过骨头抚摸你(拟人短打一发完)

01
  那个男人有着一头铁锈色的卷发和蓝色的眼睛,没有什么长相比这看起来更像是个了不起的战争英雄了,而没有谁比你更了解,战争英雄往往也最难以搞定。他们不会对任何人放下他们的表演型人格,哪怕在现在的情况,那颗子弹再偏离几微米,他现在可能就笑不出来了。
  你低着头为他处理着伤口,人体共有206块骨头;其中有颅骨29块、躯干骨51块、四股骨126块。这让你想起了在医学院的那些日子,你还记得那些名词,胸舌骨肌、肩胛舌骨肌、甲状舌骨肌、咽——喉,阿门。①你在紧张的时候会念叨这些,但话又说回来,你很少有这种情况。
  但这个人是个例外。当你把盘子里...